有关幻觉 有关和真实的纠葛

我不是在谈论,我是在诘问。

你记得你的床头柜上放有一束花。
清清楚楚,这束花在脑海中有画面。
可是你突然觉得不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对。
说不上来,一股难言的恐惧攫住了你。
摸索着起身,你向左偏头,没有。
没有。
哦,是梦。

还是现在才是梦。
花的每一分褶皱,每一条脉络,都不自觉地在你的脑海里呼啸。
你可以信誓旦旦。因为太真实。
一个被妄图挑战的问题:
究竟是“真实”在抗拒着真实,
还是真实在抗拒着“真实”?

类似的。
你如何判断,你正在看的这些文字,
太过真实而显得虚假。
你怎么知道你醒过来了。

究竟是真实,还是大脑的自动补全。
究竟什么是真实。
可触摸,可被感知,可被标准模型的拉格朗日量描述。
是吗?

缸中的大脑问题。
甚至是缸中的电脑问题。
你所运行的思想,是否被编程。
不是说被控制着,是被编程。
逻辑电路般,输入与输出的精准对应。
对你是黑盒,对缸外之人,内部过程可编程。
电解液才是灵魂。

伪随机数。

半夜惊醒时是最容易迷茫的时刻。
究竟是突然醒来,突然睡去,突然入梦,突然下一章。
还是早已确定好的cycle。
但我坚定地知道,盗梦空间中的陀螺,一定是虚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陀螺,籍此判断虚实。
往往是最后的倚仗。
或者说是防线吧。
然而其实只是不愿承认的心理安慰罢了。

陀螺是受控的。
重力控制陀螺,世界控制重力。
你控制世界,缸外的人控制你。
明白吗?

虚假的防线,可以轻易跨越的马奇诺。
奇怪的静坐战争。
静待亡国后再自由运动。

我不想在这里谈论,有关存在,有关所谓的物质性的、可受相互作用的真实。
我只是诘问,有关幻觉的纠葛。

往往,你会发现,你所倚仗的“真实”,总是充斥着象征性。
奇怪的仪式感,与应许之地之物链接。
但数据流究竟是单向还是双向,不得而知。

有时是对鲜血的渴望,是借生命力慰藉真实性。
有时是疼痛,从麻木的挤压中挣得半点呼吸的空间。

但是你在害怕,如果面向了错误的对象。
如果你倾注的是虚假,而将真实咀嚼。
如果。
如果你明白纠葛。
所以你在逃避开始。

空有全身愤懑而无可击之物。
气血逆行,叫你五内如焚。

我不是在谈论,我是在诘问。

希望你能彻底迷失于此。

一个夜里醒来的剑士和他的九十九里冰原。

如果我的文章对你有很大帮助 那么不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