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记杂

本文于2018年1月1日首发于公众号Y92170号星星
号的主人是一位很厉(la)害(ji)的小姐姐 欢迎大家关注qwq
本来不打算发在这里的 毕竟是技术博客嘛
但是……随便了qwq说不定有打赏


记得写过一篇平安夜记杂,尽是些不成文的语句。
回忆跌跌撞撞破门而入。五年。
五年,数以千记的日子,多少个五年。

又是一年元旦,扳扳手指,也已经数不过来了。
乱,实在是乱。乱到很多回忆自动被揉进幻觉,还是幻觉里面掺杂着一点回忆。
不知道,不知道。楼去而人空。

2017,with chaos an’ anxiety。
恍恍惚惚地,恍恍惚惚地,晃过去了。
留下了多少?问自己。
不知道,不知道。茶走而人凉。
大脑在嗡嗡作响,是机械硬盘的声音。
是自动地在删除些什么,又是自动地在插入着什么。
不知道,不知道。只有脚本才知道。

在写什么,不知道,迷茫,反正是记杂,那就杂。
那就先摸摸看到这里的你吧w
那也请你暂且放一下,看看今天的月亮。
请你含情脉脉地看看她,然后告诉我圆不圆,好吗?
这很重要。

在你看月亮的时候,让我偷偷地溜走一段吧。
我对月亮这个意象总是情有独钟。
不知道,不知道。矛盾的美。
鲁迅的“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她窘得发白,我爱她,因为她的另一面是深沉的黑。

回来了吧,告诉我,圆不圆。这很重要。
我的膝盖上枕着八斤重的电脑,好疼。
我在等你回话。

让我们来谈一点严肃的吧。

生而为人,真是对不起呀。
生活对于那些想要前行的人,真是太太太太刻薄了。
不是吗?你只要停下,她也会停下。
月亮跟着你走,月亮一样。
但你不能停下呀。停下了,就
就真的停下了。

但是呀。
但是。但是。
还有六七十年七八十年好活。
不是吗?那就把其中的几年送给生活当作谢礼。
谢谢她的刻薄,尽管你不想要。

鸡汤,对吗。
也是。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屑呢。
你有什么资格,可以看到这里呢。
你是谁呢。

哈,开玩笑的啦。
你还没有回答我
月亮
到底
圆不圆呀。

啊不行。电脑好重。
让我趴着写一会儿。

那就说点甜的吧。

“包产到户”
真好呀。别人家的。

呐。如果你可以忍受的了我的混乱。
读到了这里。我想对你说。
对,就是对你说,不要往后看啦。
对你说:
喜欢你,绝非一言一语,一朝一夕。
喜欢你,就想让所有的,所有的雨都落向你。
喜欢你,想让樱花,让粉红色在你身上燃起。
喜欢你,让氢原子被自由电子捉去。

但你喜欢空虚中的暗夜啊,鲁迅所说的,盾牌后的空虚中的暗夜。
所以,所以所以
啊,趴着好难受,让我起来缓一缓。

呐,薛定谔被我的猫挠死啦。
“正是子夜时分。雨水敲打着窗户。不是子夜。没有下雨。”
来自塞缪尔·贝克特的《莫洛伊》。
嘿,我要把它送给你。

甜的说完啦,让我们继续混乱一点。
最近的一个月,过得十分十分文科生。
《古代汉语常识》《鲁迅选集》《文学阅读指南》《诗的八堂课》
你知道吗,在古代,“睡觉”解作“睡醒”
所以很晚啦,快去睡觉,晚安。

w

好的嘛,知道你不想睡。
那么,人为什么而活呢?
你知道吗。
告诉我好吗。
这也很重要。
不过还是月亮圆不圆更重要一点。
置死地而后生,
至死地而后不生吧。
月亮噎住了我,喝一杯黑夜润润喉。

吾辈皆如蚁。
仅为美如神。
顾城,顾城。

可是大火来了。会夺走一切的大火来了。
滚滚黑烟中,数不尽的幻觉肆意掠夺。
麻木而又冰冷,僵硬和悲伤在攻城掠地。

或许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念头:
为什么不是我?

对吗。

好,戛然而止吧。

被2017的末尾杀死的你。
2018,新年,我要祝你不快乐。

傻子,月亮圆吗?
新年快乐呀。

别管2017了。
2018快乐。
别管2018会不会快乐。
先快乐再说。

困顿、不自知
一个活着的人作于年末的夜空中


另附上一些不成文的词句
望不要嫌弃

云淡风轻还是波澜不惊
活还是死
淡漠 淡漠 没有仙人掌的沙漠
转瞬即逝的
回忆都会被雕刻
而幻觉总是自动闯入
流淌着的灵魂 太沉
伯努利方程
守恒 却总是熵增
活着就是氧化
混乱 混乱 分子被拆散
消散 消散
缸中大脑 怕不是缸中电脑
信息 信息 外界刺激
内部过程可编程
电解液才是灵魂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从灰色爬上黑色
还是从黑色掉入灰暗
那就割掉自己的左耳吧
剪断反馈的路线 剪断闭环
一劈两半
莫比乌斯环
然后掩埋
掩埋
庞贝和锡安
宇宙终将变成沙滩


最后的最后
衷心地祝愿胡太伟老师新年快乐
愿天堂再无病痛

如果我的文章对你有很大帮助 那么不妨?
0%